路时千

一个故事

我得了脑癌,症状是思想
他们不应该让我入境

吹爆这个太太

miyako:

求约稿求扩散!!!!!!
救救我!!!!!!!
我想搬家买新家具😭

顺便po一下这段时间的涂鸦
内含ラビ大注意避雷(

绿红《特拉里的玫瑰》全本pdf

才知道对角线挂了

想到散落天涯的各位本宣的朋友们,认识了你们真开心啊!

⬇️密码私信我就好
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8E2wrNEo5FY4VU5UR0kjmw

【机战V】Speak Ghostly Love(下)

我写文太雷被屏蔽了.jpg

【机战V】Speak Ghostly Love (上)

*铁也/龙马无差,垃圾警告.jpg
*动画版鬼舅的出场太深入人心我根本管不住造雷的手

1.

“我不回去。”龙马两眼发直地盯着机库门,忽略话筒对面忍笑忍得快要崩溃的声音,又往驾驶座里缩了缩,“之后几天我要待在地面特训,谁爱回谁回。”

“别说傻话,地球都没影了,哪儿来的地面给你待。”真田大副毫不留情地插嘴判决,“不要逃避问题,流,除了你谁都解释不了这儿发生了什么事。快给我到会议室来,大家都在等你。他也在。”大副在“他”上加重音,龙马立刻抖了抖肩膀:“别耍性子,在这种剧情里闹独立的人总是第一个被找上门哦。”

“我马上到。”闻言龙马一个激灵从驾驶座里弹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滚出黑盖塔的舱体,撒腿狂奔。

事情的经过要从...

【机战X】乐园之中

*鸟男主
*某世界线的高中生葵伊织到“星球的乐园”艾尔·瓦司旅行。闲得无聊的创造神大人向他展示了自己的秘密。

“那些遗忘我的人足以塞满一整个星系。”声音抱怨着,时远时近,“惯常念起我的人却又只想得到祝福,当作回报。信徒们也不自己检讨一下,光是看管他们的人生我就已经倒霉到失忆,还要保佑他们的孩子平步青云,这比无期劳动改造都辛苦十万倍。而我得到了什么,一百年一次的云端联络吗?”

葵伊织擦了擦额角的汗水,把身上的背包又收紧了些:早知如此他就该把电脑和游戏机都交给接待处灰尘仆仆的自动·术士来搬运,而不是自不量力地带出旅店。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考虑。那个老古董似的机械走起路来就像坦克履...

【机战X】魔法生物霍普斯的消失

*没错是鸟x男主
*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碰什么机战👋

霍普斯失踪了。

考虑到不久前他和伊欧利在舰桥上发生的激烈口角,除了另一位当事人以外,谁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可思议之处。霍普斯是一只自由的魔法生物,他有能力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而不被冷战对象找到。

伊欧利认为这是无稽之谈。那是一只道德观念淡薄、毫无诚意和荣誉感的黑心鹦鹉,用常理推断他的行为常常会自取其辱;更何况,伊欧利回忆起霍普斯最后在他面前梳理羽毛的样子,如同把柔软肚子让给亲人看的小刺猬,丝毫觉察不到离家出走的预兆。

“你又在做白日梦了,我的主人。”那只鸟肯定会这么说,冷嘲热讽后继续若无其事地使唤他,就像女王陛下使唤自己的仆人一样顺手。巴掌大的鸟脸上会...

“我总是不告诉你重要的事情,是最差劲的搭档了。你就这样一边咒骂我,一边目送我吧。”

“谢谢你,伊欧利。我很喜欢你为我取的名字,霍普斯……”

“比起悲伤与痛苦,我更喜欢爱和希望。”

——机战X一周目,完结

少数派。
你不拥有,他们就拿不走。
© 路时千 | Powered by LOFTER